?



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 > 行內新聞 >

數字印刷機于2017年面市!

數字印刷機于2017年面市!


        經過約12年的努力并在研發中投入了數千萬歐元之后,t現在終于揭開了印刷最新產品的面紗——用于瓦楞行業的一臺瓦楞包裝連續噴墨數字印刷機(CIJ)。這臺機器長50米,重100噸,最大印刷紙張2.1 x 1.3米,最高印刷速度每分鐘200米。這臺尚待正式命名,采用水性油墨的機器前途無量。
 
        這臺機器人式的高速CIJ印刷機采用Kodak印刷頭子,印刷效果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達到目前這樣的效果經歷了漫長的過程,”業務主管Philippe Milliet說,“但現在我們終于取得了一個極好的解決方案,我們的兩個試驗性的機器正在歐洲的兩個客戶— Model和Schumacher那兒運行以得到我們需要的數據和測試結果。我們要將我們的首兩臺研制的機器在完全的市場環境中運行,這樣,我們就可以了解機器在壓力下運行的情況如何。因為此前我們就認識到,長期來說,在一個封閉環境受控的實驗室內研發設備對我們毫無用處——我們要確認,我們的機器能夠在各種各樣的生產環境中運行。”
 
        八月末,瀚繪第三臺試驗機器也發往了歐洲的另一個工廠。“我們要小心地為這些最早一代的機器選擇我們的客戶。”銷售業務主管Emilio Corti解釋說。
 
        “我們要小心地為這些最早一代的機器選擇我們的客戶。”銷售業務主管Emilio Corti解釋說。
 
        “這是一項新技術,所以一定會有它初始階段帶來的挑戰,直至它達到成熟的水平,所以讓機器相對離我們較近是有道理的。我們會首先以歐洲為目標,不久再擴展到包括北美的其他地區。”公司確認第一臺全生產性的機器將于2017年交貨。
 
        當被問及是什么讓Bobst在市場中能夠從其他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時,答案非常簡單。“在我們著手開始進行這個項目時,因為我們了解瓦楞行業,既了解它的特性,也了解機器運行的環境和整個紙箱生產過程,因而我們能夠從中得益。”數字印刷瓦楞紙板業務部產品市場總監——Jakob Bovin說,“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如何輸送一張紙板,這對于研發任何高速印刷工藝都是至關重要的。然而,這一次,我們的這一預想很快就被證明是行不通了。”
 
        瀚繪研發了一個嶄新的紙張輸送系統用于紙張在印刷單元,在每一四色印刷頭子、干燥器和最終印刷檢查系統下通過時輸送紙張。“如果系統在印刷中探測到任何錯誤或缺陷,彈出系統就會將紙板剔除出去,”Corti先生說。公司還為這臺新的印刷機研發了一種新的裝載機和預進紙機。“在整個項目研發過程中,我們動用了我們集團范圍內的所有資源來完成這個最終的解決方案。”Milliet先生說。
 
        像任何數字解決方案一樣,新的t印刷機對于生產的‘前端’,也就是預印刷機給與了極大的關注。“對許多紙箱生產商而言,預印刷和設計通常由外部的貿易商處理,”Bovin先生說,“有了數字技術,你就需要在工廠內完成工作流,你就需要有人員,有技能,有工作流的解決方案來使得你能夠準確地準備好PDF以達到成熟的工藝。你還要認識到,為數字印刷計算成本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你不必擔心印版問題,但數字印刷油墨的成本比柔性印刷高,所以你要學會如何正確地估算成本。”
 
        “顯然,說到成本核算,這里有一個精細的臨界點,”Corti先生插話說,“并不是每一個產品都適合數字印刷的,所以你要建立一個成本核算模式來判別,對客戶而言,哪個特定的產品適合數字印刷,哪個特定的產品采用傳統的模擬方法更具成本效率。幫助紙箱生產商學習了解這個過程并與他們攜手在一個原先模擬的業務模式中進入數字工作流的早期階段是我們的工作。”
 
        但這并不是說只有數據需要流動,印刷紙板也需要流動。這臺機器的最大印刷為2.1x1.3米,它是為配合Bobst Mastercut 2.1平壓平模切機生產而研發的。“我們的數字產品是完全滿足客戶需求的近線解決方案” PHILIPPE MILLIET介紹說,“從第一階段的堆垛旋轉機,到裝載機和預進紙機,直到印刷機,到卸料機,然后一直到制箱機。由于它的高速運轉性能,理想的解決方案就是在印刷機的附近要有兩臺Mastercut 2.1平壓平模切機來處理它的產量。”
 
        “我們的數字產品是完全滿足客戶需求的近線解決方案” PHILIPPE MILLIET說。
 
        人們注意到這臺印刷機每分鐘能夠運行200米,因而需要兩臺平壓平模切機與之配套。“以這樣的速度運行的印刷機——就像我們的Masterflex系列機器一樣——如果配套一臺每小時只能運行7,000張紙板的模切機,而且每個產品完成后都需要調換模版,那就勢必使得印刷機的生產速度無法跑得那么快,如何解決呢?”
 
Corti解釋說,“兩臺模切機就給你提供了靈活性:一臺機器在生產時,另一臺機器準備下一個產品。”
 
        在行業里,“色彩銷售”并非新的概念。然而,對品牌擁有者而言。工業水準的數字印刷及其帶來的版本和個性化卻是嶄新的體驗——盡管只有四分色色域。“我們的Kodak印刷解決方案采用四分色系列的四色印刷,”Bovin先生說,“運用尖端的軟件,我們能夠提供機器人潘通色卡模擬。提供很寬的色譜。但我們不能印刷選擇點色彩。”
        
        “在研制這臺機器時,我們與許多品牌擁有者做過一些討論,”Milliet先生繼續說,“越來越清楚的是,品牌擁有者喜歡數字印刷是因為喜歡它生產周期短,新產品走向市場快捷并能夠利用區域變化。他們也接受數字印刷所有的一些限制條件,有些品牌擁有者現在開始更加了解在它在某些情況下能夠儲存顏色。但現在仍是研發的早期階段,我們再一次來到這里,與我們的客戶一起合作繼續我們對這個工藝的改進。”
 
        “第一臺試驗機在壓力下運行,”Bovin先生說,“我們正在從Model和Schumacher那兒收集到一些出色的數據,這意味著我們離最終的機器越來越近。從我們的研究中了解的和從這些早期的使用者得到的信息,我們正在見證一個真正的思維模式的轉移。這是瓦楞包裝以及我們如何生產瓦楞紙板的新紀元的黎明。這并不是替代柔性印刷,完全不是——它只是一個新工具,它會改變我們創造價值的方法,它能給紙箱生產商提供一種工具來平衡他們與他們的客戶的相互關系。”
 
        “更短的運行周期和版本控制周期以及更快地投入市場的能力將會對供應鏈提出重大的挑戰,”Milliet先生說,“然而,業界需要學習如何適應,因為這項技術將能使品牌擁有者更快地向市場提供新產品,包裝行業正在出發,從采用新技術中獲取利潤以提升消費者的體驗。”
?
展開